意甲老牌球队7人感染:降级无所谓 我们只想活着

图片 1

图片 2

本文作者:本站特约前方记者毯子,目前居住在意大利热那亚

意大利当地时间3月9日晚11点,意大利总理孔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全国封锁,3月10日生效。与此同时,总理下令停止一切体育活动,意甲联赛就此停摆。

作为曾经的意甲记者,我从未想过,美丽的亚平宁,在新冠疫情阴霾下成了悲剧的舞台。

就在当地时间3月8日凌晨,孔特宣布封锁疫情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和14个省市。仅仅过了两天,封锁区域就升级至全国。

在联赛宣布停摆后,已有先后3支球队、11名球员、共13名从业者感染新冠肺炎,令人质疑意甲的停摆是否来的太晚。经历了多年沉沦的意甲联赛,刚刚看到曙光,就被新冠疫情打断了复苏的进程。

截至3月10日9:39,根据意大利民防部门公布最新数据,目前意大利现有病例8019例,死亡465例,治愈725例,昨日新增1825例,今日新增37例,累计病例9209例。

-降级不重要 他们只想活着-

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全国封锁。

在国米主席张康阳“一反常态”向联盟主席达尔皮诺开炮后,舆论曾一片哗然。但仅仅过了几天,当初张康阳所有的担忧都被证实。

张坦是驻意大利的资深体育记者,他所在的城市热那亚原本不在封锁之列。“基本一切正常”,张坦告诉懒熊体育。不过来自中国的游客必须自行居家隔离14天。

意甲最早确诊的球员,是尤文后卫鲁加尼,他也是五大联赛首位确诊球员。3月11日的深夜,尤文官方发布了这则悲伤的通告,甚至不忍在标题写出球员姓名。3月8日晚上,尤文刚在空场的安联竞技场2-0战胜国际米兰,赛后鲁加尼也参与了全队的庆祝,此后,他还参加了全队的训练。这导致目前尤文和国米全队都在居家隔离。

3月9日,张坦出门办理解除隔离的声明,发现热那亚的民间风向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是戴口罩的人多了,而且神情凝重。因为我戴着口罩,走几分钟,有三个路过的老头老太问我在哪买的口罩。”张坦表示,“开完证明我到酒吧喝了杯久违的Espresso,酒吧工作人员戴着口罩手套,咖啡只给一次性杯子,要求不得靠近吧台。”

2-0战胜国米后,尤文球员在更衣室狂欢,鲁加尼也在其中

热那亚所在的利古里亚大区政府已经严格出台管控措施,彻底封了小道,走大路必须严格报备,无理由者拒绝入境,入境者也要登记完整行踪,强行隔离14天。整体来看,这是一种自我防护的封区状态,“目前看还比较正常,但是减少了出门。”张坦表示。

尤文图斯球员在经过第一轮检测后,没有再出现阳性的情况,国际米兰方面也没有感染公布,两支豪门的球迷终于暂时松了一口气。

所以,当孔特宣布意大利全国封锁时,张坦一时间没能相信。“我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边开着新闻直播,一边慌忙翻社交网络。”

但噩梦马上又降临在意甲,在短短3天之内,桑普通报了加比亚迪尼、科利、托斯比、埃克达尔、古米纳5名球员以及队医巴尔达里的感染,佛罗伦萨则通报了弗拉霍维奇、库特罗内、佩泽拉3名球员和理疗师达伊内利的感染。

意大利目前疫情最严重的是伦巴第大区,首府在米兰。根据伦巴第官方网站,这里是全球经济的火车头之一,全欧洲GDP仅低于巴黎所在的法兰西岛大区,人口占全国六分之一。
伦巴第大区有4支意甲球队,分别是AC米兰、国际米兰、亚特兰大和布雷西亚。

桑普球员贝雷辛内斯基宣布,自己确诊新冠

展开全文

3月13日,桑普再次通报队内感染情况,但已经选择不公布名字。随后球员自己在社交媒体公布了各自感染的消息,这天新确诊的感染球员为德保利和贝雷辛内斯基。

从全国封锁的情势来看,意大利疫情或许比图示严重得多。图片来源:奋斗在意大利,截至3月10日17:00。

7名球员感染的桑普,不幸成为了本次疫情中受灾最重的球队。目前的积分榜上,桑普排在第16位。意甲何时补赛,是否通过附加赛直接定胜负还未知。但对于桑普来说,要思考的问题已经不是这个赛季降级与否,而是能否继续活着。

意大利南北经济差距明显,意甲的20支球队大部分聚集在北方。而这次疫情恰恰让北方成为重灾区。

目前的情况是,全队从高层到员工再到梯队,甚至跟队记者和相关服务人员,全部各自居家隔离。桑普的Mugnagni训练中心只有两块场地,青年队和成年队之间没有足够距离。青年球员的家长也会出入训练中心,球员们住址分散在热那亚市的不同别墅区。

这两张意大利地图,左边是大区分布图,右边是意甲球队分布图。

在加比亚迪尼被通报感染的当天,热那亚省感染人数才63人,热那亚市区的感染人数不超过30人。但加比亚迪尼是贝加莫人,他出自著名的亚特兰大青训,他的家人至今仍在贝加莫。贝加莫是意大利疫情最重的灾区,是感染人数最多的省份。

紧邻伦巴第大区南面的疫情第二严重大区为
艾米莉亚-罗马涅大区,也有4支球队,包括
博洛尼亚、帕尔马、斯帕尔和萨索洛。这两个大区是意甲球队最多的区域。

意大利疫情分布图,北部省份贝加莫最为严重

当地时间2月21日,意大利确诊了首例非输入性病例,患者是一名38岁的男子,正是来自伦巴第大区。这位“1号感染者”曾在1月21日与从中国返意的友人共进晚餐,发病时间2月15日正好是两人见面第14天。因此,那位友人被视为“零号感染者”,但其经过核酸检验后发现为阴性。

早些时候意大利政府还在宣传“新冠肺炎只是大号流感”,分析认为,很可能正是这一时期,加比亚迪尼的家人感染了新冠肺炎,又传染给球员,进而传播到球队内部。无法有效区分感染者,是新冠肺炎传播迅速的原因。但意大利政府前期重视不足,也是不容忽视的人为因素。

据安莎社统计数据,2月21日当天,全意大利有18人确诊,1人死亡。其中伦巴第大区确诊16人。
位于伦巴第大区的米兰证券交易所当天股市下跌1.2%,其中信贷和工业企业降幅达3.9%和3.8%。

如今大多数意大利人都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全国上下完全对新冠疫情转变了态度。

“1号感染者”确诊后,意大利总理孔特呼吁人民不要恐慌,称已做好准备,有完整计划,所有潜在感染者均已被隔离。意大利卫生部长也表示已经制定好了计划,只需有效执行即可。

-每半小时,这里就举行一次葬礼-

计划不知道完不完美,但执行起来确实有难度。以伦巴第大区的球迷观赛聚集地——酒吧为例,伦巴第此前要求该地区酒吧于18点之前全部关闭,遭到了业主的反对,当地政府不得不在2月28日修改政策,让提供视频和饮料的酒吧可以像餐馆一样18点以后开放,但限制人数。然而仅仅是限制人数,很多酒吧也无法做到。

早在3月7日晚间,意大利总理孔特的封区禁令文件就已在媒体上被疯传。最早的版本是:米兰所在的伦巴第大区,以及周边大区的重灾区共11省将被封锁。最终公布的名单,又扩大到了伦巴第大区和14省。

意甲联盟最早在2月23日作出反应,当周周末意甲第25轮的10场比赛有4场推迟举办,时间待定,包括疫情重灾区的帕尔马vs都灵、国米vs桑普多利亚等。

但由于文件正式签署是在3月8日凌晨,封城的措施没有立即落实到位,导致了米兰城大批居民连夜外流。所导致的恶果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意大利全国各地都不断通报来自米兰及周边地区的输入性病例。

蝴蝶效应很快显现。
当地时间2月24日周一开盘,尤文图斯股价暴跌11.74%,一夜之间亏损1.8亿欧元。而据意大利足球专业分析网站Calcio
e
Finanza的最新调查,近期尤文股市下跌造成的损失,已超过了两年来C罗带来的所有盈利。

3月9日晚间,孔特宣布再度扩大封锁范围,意大利将全境禁严。3月11日伦巴第大区提议,进一步加强管控措施,关闭所有不必要的店铺和企业,并开始严控人员市内流动,随后这些政策也被推广到全国。而此前,人员市内流动并没有受到严格限制。

2月27日,意丙皮亚内塞球员金·乌多被确诊新冠肺炎,是意大利足坛首例确诊的新冠患者。上个周六,他还陪同球队一起去客场挑战了尤文图斯U23,在这期间该球员其实已经有了症状,但被当做了感冒。

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

3月1日,意甲联盟再次做出延期决定,宣布原定于本周进行的意甲第26轮比赛中,6场延期到下周,全部空场进行,包括尤文图斯VS国际米兰的“国家德比”。而本该在3月7日进行的第27轮较量,则推迟到下下周,就是3月14日。

在伦巴第大区封区的7号晚上,意大利确诊病例为5883例,死亡233例。“封国”令发出的3月9日晚间,确诊数为9172例,死亡数为463例。3月13日晚,确诊数已经来到了17660例,死亡数达到1266例。

但原本意甲联盟不准备将这6场比赛延期的,他们曾在2月27日宣布比赛“只空场不延期”。两天后意甲联盟就改主意了,变成“延期又空场”。

到截稿为止,意大利迫于医院床位不足,依然在全国范围内要求轻症患者居家自我隔离。在那不勒斯,上周出现了居家隔离死亡,验尸确诊新冠的情况。

显然,意甲联盟在规则的制定上有些混乱且草率,给各球队带来的影响也不言而喻。

在萨沃纳附近的小镇Alassio,一名伦巴第游客的确诊导致整个酒店被集中隔离、分批检测。但受限于早期检测速度的缓慢,不幸出现了一名老人死亡的情况,之后的检测结果表示,老人死于新冠肺炎。而更多的无症状感染者,在症状出现前也无法得到核酸检测。

根据《SkyTg24》报道,当地时间3月3日下午,意甲联盟确认尤文图斯与AC米兰的意大利杯半决赛延期举行。但在24小时前,尤文图斯还宣布,比赛照常进行且对外开放,只限制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三个大区球迷入场。
在意甲联盟确认比赛延期时,AC米兰全队已经到达都灵了。

昔日的旅游胜地贝加莫市,仅5天就新增了146个死亡病例,医院的太平间已满,部分尸体被安置在教堂,直到葬礼举行。

2月底,意甲联盟还曾决定将国际米兰与尤文图斯的“国家德比”推迟至5月14日。这就意味着,国际米兰在10天内需要连战尤文图斯、那不勒斯和亚特兰大三大强敌,同时还得应对欧战赛程。由此,国际米兰主席张康阳在社交媒体上炮轰意甲联盟主席达尔·皮诺,称意甲联盟“压根没有真正在意公众的健康,只是假‘防控疫情’之名来搪塞”。

镇上负责管理公墓的议员安杰洛尼说,这里每半小时就要举行一次葬礼。“周六18人,周日和周一44人,周二33人,周三51人,教堂变成了停尸房,我们从未想到会面临如此残酷的现实。”

此后,不少足球届人士陆续站出来反对意甲继续进行,包括意大利球员协会主席托马西、意大利体育部长斯帕达夫拉、前国家队主帅里皮以及前意大利国脚巴洛特利等。

因为担心新冠疫情的蔓延,就连前总理贝卢斯科尼也离开了蒙扎和米兰,逃到了法国尼斯附近的小城Valbonne。在那里的乡间,他女儿有一栋别墅。在老贝之前,出逃的伦巴第人、在伦巴第工作的外地人不在少数。除了后来仍被封锁在意大利境内的一部分,还有相当比例的人连夜逃往瑞士、奥地利、德国、法国等地。

3月4日,意大利政府宣布所有比赛空场进行,直到4月3日。

但随着各国疫情接连爆发,当初逃往国外的居民逐渐发现,国外也并不安全。甚至在意大利全国封禁后,国外比意大利还危险。此时不少人希望返回意大利,却发现已经无路可回,因为所有交通方式都被暂停了。

米兰VS热那亚的比赛球场关闭。

疫情的蔓延速度之快,远远超出所有意大利人的预料。事实上孔特宣布封国的3月9日,已经昭告全国:意大利的医疗系统已经超负荷运转,没有时间继续犹豫。他的这句话,也成了全意大利态度大转弯的开始。

转折点发生在3月8日。

布雷西亚医院的临时急诊室

当天凌晨2:15,孔特在电视讲话中宣布,伦巴第大区和另外14个省市纳入封锁区域。红色封锁区域避免任何人进出,甚至在区域内也将进行限制,但因工作需要、健康等需求除外。体育活动暂停,但职业运动员除外,必须空场进行。

以笔者所在的热那亚来说,从3月12日开始,大面积停工,出门必须填写健康证明,市区重要的路口有警察抽查,但实际上,如果是去离家很近的超市也可不填。超市门口排起了长队,有警察监督,所有人员间隔要在1米以上,门口准备了一次性手套给顾客,进门前必须戴上手套。超市内的人员数量也被严格限制,出一人才能进一人。城际交通也早已被阻断,大巴停运,火车班次大幅削减,但即使这样想要上车还要经过严格申报审查。

红色区域为封锁区域,伦巴第大区域周围14个省被封锁。

3月11日,热那亚的市中心仍有一些行人,虽然学校早在2月底就关闭,但许多企业单位依然正常上班。意大利人经常扎堆的酒吧和餐馆有部分限制措施,但仍可以继续营业。这毫无疑问加大了感染的风险。

该紧急法令一经发出,立刻引发一些意大利地方官员的不满。

但好在,从12日起管控已经空前严格。社交媒体上,从8号开始,政府官员和部分名人就站出来呼吁公众,尽量呆在家里不要外出。“#iorestoacasa”也成为推特的热搜话题,马尔基西奥等球员纷纷发帖参与。

卡萨尔普斯泰伦戈市市长在社交媒体发布“孔特政府=不负责任”,称孔特签署的法令
“可以有1000种解释”。伦巴第大区主席则表示,自己是在最后一刻才看到法令,之前并未参与商讨,法令方向是正确的,但规则非常凌乱。威尼托大区主席也表示,自己并未参与起草,却要求在短时间内确认并实施,这是不可能的。他还要求把威尼斯从红色封锁区域中删除。

-他们决定,重放2006年世界杯决赛-

最恐慌的是民众。总理法令已于3月7日晚提前泄露,众多米兰民众涌向火车站,在封城之前疯狂逃离。
令人费解的是,即使在总理法令颁布后,米兰依旧没有采取限制措施,3月8日上午10点多,已然有大量民众乘坐火车离开米兰,甚至很多人是逃票上车,不惜被罚款。根据安莎社报道,截至当天中午12:16,米兰并没有实施任何阻止人员离开的措施,目前所有人都顺利离开了伦巴第。

3月9日上午,在意甲联盟内部为利益和公众安全纠纷之时,意大利足协发布公告,表示将在3月10日下午召开会议,讨论各级别联赛应急解决方案。但当天晚上,意大利奥委会就直接宣布,4月3日以前停止所有体育赛事。

直到3月8日下午,米兰中央火车站才安排军警对离开米兰的乘客实施检查,所有人必须出示健康证明和工作证明方可离开。大约过了24小时,其他封锁城市才逐渐加强了检疫程序。值得注意的是,封锁区域之间可以自由来往。

CONI是类似于我国体育总局的机构,意大利足协的上级部门。因此来自CONI的决定直接让足协的会议失去了意义。

米兰中央车站。很多警察和乘客都没有戴口罩,相距也未能达到1米。

仅仅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意大利总理孔特再次宣布,4月3日之前暂停所有大型公共活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所有的体育赛事。短短两小时内,两次“上级官宣”,让意甲的结局变得扑朔迷离。在这种情况下,足协或联盟的任何讨论都是徒劳的,因为一切首先取决于上层安排。

依旧“驻守”在米兰城的市民开始在超市疯狂抢购。原本夜晚热闹的米兰街头,此时也寥寥数人。

与意甲类似的情况,逐渐出现在了法甲、西甲、德甲和英超。到今日,五大联赛已经全部停摆。在公共安全面前,体育赛事只能让步,何时复赛如何安排,都只能看疫情控制情况。即将到来的欧洲杯甚至奥运会,也存在着推迟的可能。

安莎社记者拍摄的封城当晚的米兰街头。

但是体育本身的意义,在于传递精神力量。无论在停摆前,还是停摆后,足球界都在为抗击疫情做出自己的努力。

即便如此,意甲第26轮补赛在一片质疑声中依旧照常进行。帕尔马VS斯帕尔的比赛原定于当地时间3月8日12:30举行。双方球员本已在通道里准备出场,随后又回到了更衣室里。30分钟后,球员们被告知比赛再度推迟15分钟。最终,意甲方面决定继续比赛,比赛在13:45正式开始。

3月10日晚,亚特兰大队远征瓦伦西亚,4-3战胜对手的同时,以总比分8-4冲进欧冠八强。这是来自贝加莫的球队历史上首次参加欧冠。两周前热情的球迷
,如今正在重灾区的家乡饱受煎熬。球队的胜利给了他们最好的鼓舞,球迷们也用自己的行动传递了团结和坚强。

3月8日晚,尤文图斯和国际米兰的“国家德比”也没有再次延期。据Football
Italia报道,就在前一天,大约有300至500名国米球迷聚集在训练场附近,当球队大巴驶离时,他们燃放烟火,高举横幅,唱着歌,为球队加油。由于空场,这些球迷不能到现场为球队加油助威。

亚特兰大全队赛后举抗疫T恤

之前Calcio e
Finanza曾算过一笔账,在总共29场比赛没有球迷的情况下,意甲约累计损失75万张门票,外加博物馆参观、商店购物以及餐厅收入等,总体损失约2860万欧元的比赛日收入。其中,尤文图斯有3个主场,损失最为严重,达到1230万欧元;米兰和国米紧随其后,分别是340万欧元和230万欧元。

由于比赛空场进行,亚特兰大远征军“放弃”了退票,俱乐部将4万欧元票款直接打给当地医院。第二天,在球队的呼吁下,没有一名球迷前往机场迎接,而选择在网络上刷屏庆祝这一历史性胜利。

但目前联赛全面暂停,意甲各俱乐部可能要面临更加巨大的损失。

亚特兰大球迷放弃退票,将4万欧元捐给贝加莫当地医院

根据欧足联1月16日发布的《欧洲俱乐部足球基准报告》,2018-19赛季,意甲收入来源的具体分布中,门票收入仅占12%,是欧洲五大联赛中最少的;转播收入则占总收入的47%,占比最高,在五大联赛中也是仅次于英超占比第二。联赛不再继续转播,对意甲的伤害最为致命。

在与瓦伦西亚比赛中一人打进4球的亚特兰大前锋伊利契奇,将自己获得的比赛用球捐给了贝加莫当地医院,以表达对医护人员的敬意。

事实上,就在意大利政府宣布意甲联赛停摆的前一天,意甲联盟曾宣布将于3月10日下午就疫情发展情况召开紧急大会,商讨联赛的应对方案。截至发稿时,尚无这场会议的官方消息发布。不过,即便会议如期举行,也只能对联赛在停摆期间的运转做一些细节性修补。

欧冠上演大四喜的伊利契奇

而全国封锁的意大利政府已经无暇顾及意甲联赛了。此前根据《SkyTg24》报道,意大利前总理伦齐表示,目前疫情对意大利经济影响非常严重,特别是从旅游业角度,“情况比911空袭还糟糕”。城市稳定也备受挑战,意大利当局表示,受疫情防控措施影响,意大利超过25家监狱发生暴动,已导致7名囚犯死亡。

自孔特宣布封国后,多支球队、多名球星呼吁球迷,主动配合政府管控,居家不外出,注意防护。而被隔离在家的尤文、国米、桑普、佛罗伦萨、维罗纳等队球员,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图,传递积极乐观的信号,在用自身行动号召球迷减少出门。

还在热那亚的张坦告诉懒熊体育,封城令发布后,他目前还是感觉生活照旧。街上人少多了,只有超市门口排队。

为了鼓舞人民士气,无球可播的《天空体育》决定重放2006年意大利夺冠的世界杯决赛。

意甲历史上曾经历多次停摆,但因疫情导致尚属首次。2018年佛罗伦萨队长阿斯托里赛前在酒店睡梦中心脏骤停去世,意甲停摆一周;2007年巴勒莫-卡塔尼亚赛后,警察拉奇蒂在球迷冲突中丧生,意甲停摆一周;2005年教皇Pope
John Paul 二世逝世,意甲因哀悼停摆一周等。

今天,意大利疫情形势依然严峻。每天飞快上涨的确诊数字、紧缺的医疗资源、疲惫负伤的医护人员……前线早已到达极限,却还在每天挑战新极限。但严格的管控措施、逐渐团结在一起的全国居民,让人们能看到最终战胜疫情的希望。

意大利《共和报》分析了本赛季意甲的三种可能。

或许足球界会承受更重的打击,但体育精神永远在球迷心中。或许意甲会迟到,但它不会长期缺席。等疫情过后,依然会有追梦的少年和成年人,在依山傍海的绿茵场奔跑,在街头巷尾的荧幕下欢呼,在人山人海的球场内,摆出震撼感人的TIFO……

第一是推迟至4月3日开赛。由于欧洲杯按照计划将在6月13日揭幕,意甲则按照计划需要在5月24日之前完成所有比赛,这表明意甲俱乐部接下来可能面临一周双赛甚至三赛,赛程安排很混乱。而《体坛周报》驻意大利资深记者王勤伯认为,4月3日只是一个初步设想的时间,实际还有可能往后延长。

因为这是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或许还是一个群体证明自己活着的方式。等治好了这个国家,我们会回来!

第二种最坏情况就是意甲联赛就此结束。在张坦看来,意甲不可能无限延期,球员合同都是6月30日到期。如果意甲联赛就此结束,那本赛季就只能确定各球队的欧战资格,没有冠军和降级球队,下赛季再加上意乙两支升班马,将一共有22支球队进行较量。这样超过三分之一的赛程取消,按照2018-19赛季意甲总收入23亿欧元,其本赛季可能会损失超过7亿欧元。

延伸阅读 72岁的查尔斯王储是“群体免疫”里被放弃的人…吗?
武磊妻子执笔周记:武磊确诊新冠将隔离时 彼此给了一个拥抱
东京开始拆除奥运倒计时时钟 全部拆除任务艰巨

第三种是俱乐部老板最想看到的,那就是欧洲杯取消。目前意大利周边邻居德法目前都爆发出新冠疫情,有些是意大利的输入性病例。
在意甲停摆后,西甲官方宣布未来两轮空场举行,而西班牙电视六台透露,西甲也有可能暂停比赛;紧接着多特蒙德市政厅消息称,本周末的鲁尔德比将空场进行。在今晚举行的欧冠、欧联杯多场比赛中宣布空场或者易地比赛。

随着意大利的全国封锁,一切都变得未知起来。

延展阅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