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迫逐渐上位

压迫逐渐上位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3-2,表现更好的利物浦输了。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2010年世界杯决赛一球击败荷兰后,时任西班牙主帅博斯克感叹:“今天是属于美丽足球的胜利。”

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

意料之外,因为利物浦是卫冕冠军,是本赛季全欧洲最优秀的球队,优秀到以至于有大量球队正试图模仿他们的打法,其中甚至包括曼联和曼城。

那一年的西班牙在决赛中控球率高达57%,让足球世界对“中场控球”这一命题充满了无限遐想。8年后,法国队在世界杯决赛中4-2击败克罗地亚,但他们的控球率仅为39%。主帅德尚骄傲地表示:一名真正有效率的主教练,不需要取悦审美者。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4月30日,在欧冠半决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马竞主帅西蒙尼称切尔西摆大巴没错,但大家都用同样的方式踢球会很无聊。穆里尼奥也回应了对他大巴战术的批评,狂人表示防守好能带来冠军,懂球帝们可以退散了。欧冠半决赛首回合,切尔西在卡尔德隆球场全线退防,守住了0-0的平局。回到联赛客战利物浦,穆里尼奥再次祭出901战术2-0战胜了利物浦。穆里尼奥连续两场比赛使用大巴战术也招致了很多批评的声音,罗杰斯称切尔西根本不是来踢球的,而是来浪费时间,也有批评者认为,切尔西的大巴战术太无聊,根本是反足球的。谈到这个话题,马竞主帅西蒙尼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事实上,我尊重任何一种足球风格。我知道要做好防守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当然要做好进攻也不容易。足球场上并没有什么真理,教练可能花费大量的时间让球员理解战术安排和足球风格,但到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永远是‘如何赢球’。足球并不是只有一种风格,如果大家都用同样的战术和方式来踢球,会非常无聊。无论你排出10名后卫、10名中场还是10名前锋,最重要的是结果。”穆里尼奥则表示:“在这一刻,满世界都是懂球帝,他们似乎比我对足球的理解还要深刻,他们有着梦幻般的足球理论和哲学。但回到现实中,我始终认为,没有好的防守,你获胜的机会就会少很多。当马竞控球时,我们必须做好防守,当我们控球时,我们就会进攻,这就是我的足球理念。批评的声音和背后的议论,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困扰。”谈到同马竞的比赛,穆里尼奥证实特里会火线复出首发出战,他说:“我真的很高兴,现在特里的竞技水平和我2007年离开时一样。无论他的搭档是谁,踢左边还是右边,都同样表现出色。特里是否明天首发?当然!他理应踢这场欧洲巅峰之战。至于阿扎尔,他已经准备好了,是否首发要看我最后的选择。”穆里尼奥连续5个赛季率队踢欧冠半决赛,经验是否会成为晋级的关键因素?狂人说:“我不认为经验能决定什么,这是一场淘汰赛,任何细节都可能左右结果,也许一个进球就能分出胜负。每个人都需要拿出最好的表现,在90分钟时间里,球员的发挥比教练更重要,我很信任他们,这也能让我保持冷静的头脑。”

情理之中,因为战胜他们的,是马德里竞技,是西蒙尼。

这到符合德尚一贯的理念,在他看来现代足球最重要的区域是两个禁区:“如果你有一名出色的门将和一位优秀的前锋,你距离胜利就不会很远。当然,在中场位置你不能只派上木偶。”所以在这位实用主义大师看来,现代足球的重要比赛通常在极短的时间内由个人主义左右。博斯克当年的感叹如今看来更像一种美好愿望。

西蒙尼狂奔30米庆祝3-2逆转

这十年的足球由tiki-taka开始,又由gegenpressing首尾,意味着控球率是美丽足球的充分非必要条件,无球跑动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被动状态。最现代化的球队如今在上抢和回防之间来回切换:高位压迫以创造机会,后撤回防进行喘息,然后再度高位压迫。足球比赛如今变成了一个小型的风险管理研讨会。

与利物浦的两回合交手前,西蒙尼每天会花大量时间观看利物浦比赛录像。身边的教练员透露,许多时候,匪帅潜心研究时都入了神,连笔记都忘记写。

2010年,国际米兰赢下欧冠决赛时的控球率仅为33%。上赛季,利物浦用39%的控球率击败热刺登顶欧洲。穆里尼奥说:只有不懂球的人,才会执迷于比赛数据。这话如今看来并非讽刺,因为33%的穆里尼奥被人认为消极比赛,而39%的克洛普却被视作进攻大师,着实有失公允。

和穆里尼奥不同,西蒙尼很少有记笔记的习惯,研究利物浦更是如此。因为他要找的不是对手弱点——克洛普的队伍运转起来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几乎没有弱点——毕竟英超领头羊曾经连续44场联赛不败。西蒙尼要找的是某种抽象概念,一种曾给自己带来无数成功的精神状态。

2010年,安切洛蒂执教的切尔西以103球加冕英超,这一纪录直到8年后才被瓜迪奥拉的曼城以106球打破。17-18赛季的曼城不仅打破了进球纪录,更创造了最高联赛积分、最多胜场、最高净胜球等前无古人之纪录。众多媒体将那支曼城誉为10年最佳球队,不仅因为他们用战术风格拔高了整个联赛的审美,更因为一座冠军奖杯为自己的风格正名。如此看来,博斯克的美丽足球依然存在,只不过如今它需要同时兼具美感和实用性。

他想找出利物浦进攻移动时留出的空档,派重兵猛攻这些空档,有效掐断利物浦的进攻体系——这是他长久以来观看对手比赛录像的习惯,这些空档让他害怕,也让兴奋。

攻击型高位压迫,就此孕育而生。目前这种战术的最佳践行者利物浦,正一路在英超和欧冠比赛中高歌猛进。以克洛普为代表的一批德国足球人,将这种风格统称为gegenpressing。这是一个德语单词,但并不意味着这种风格诞生于德国。

与西蒙尼共事过的教练都清楚:如果你问他,愿意每场2-0轻取埃瓦尔那样的弱队,还是寻思着如何淘汰一支像利物浦这样的欧洲冠军,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尽管风险更大。

事实上它在其他国家有着不同名称,比如在德国的邻居荷兰,它最早被称为Jagen。早在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践行“全攻全守”前,这种激进的比赛形态,便已在费耶诺德出现。它要求场上除门将外的所有球员,必须在本方丢球的瞬间开始在对方半场逼抢对手,以此尽可能将皮球停留在对方半场,靠近对方球门。

这就是西蒙尼,一个天生的冒险家,一个天生的反叛者。

上世纪70年代,利兹联和荷兰队就在使用压迫战术。那个时候的足球比的是体能,因此这种打法在体能占优的德国联赛迅速传播开来。门兴格拉德巴赫就经常在比赛中主动提速,并在对手领先后,引导中后场球员向前进行逼抢。当时一名家住法德边界阿尔萨斯地区的低级别联赛球员就被这种打法深深吸引,并在日后走上教练岗位后,用这种风格改变了一个国家对足球的理解:他的名字叫阿尔塞纳-温格。

这样的人,注定高调,而高调则意味着没有秘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马竞的打法:他们赢球靠的不是控球,而是回收式的442,将球队纵深回收到本方半场,继而放弃控球。按照穆里尼奥的话来讲,放弃控球意味着减少失误的可能,多控球多失误。当然他们仍然保持高强度逼抢,但由于重兵把守本方半场,球员们不会在来回反抢时损失过多体力。进攻时,球队不会盲目地追求防守反击,他们将攻击力集中在最有威胁,同时也是最致命的区域——禁区。

90年代前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上,苏联人就用早期的压迫打法6-0横扫匈牙利。只不过呈现的形态较为原始:攻方会以超快速度组织一次持续1至2分钟的进攻,继而在防守中利用传球进行喘息。

因此控球、高压逼抢,再掐住禁区基本就能命中马竞的七寸。至少英国《独立报》赛前是这么预测的。事实证明,利物浦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现代球员的充沛体是帮助高位压迫走上历史舞台的关键。球员不仅不需要利用传球进行喘息,还会有意识地增加中长距离的冲刺,以此帮助球队进行快速整体移动。上赛季欧冠比赛一粒进球产生前,平均只有“10.62秒的连续控球”,相较两年前就减少了8%。欧足联在自己的技术报告中这样解释道:足球比赛中的进攻方式正变得直截了当。与此同时,如今每场英超联赛的高强度奔跑频率,就比10年前高出50%。显然,这是高位压迫在发挥作用。

“自大”的英国媒体还预测,诚然马竞仍具备赢得任何一场淘汰赛的能力,但他们的战斗力已经远远不如往日,甚至连西蒙尼也开始怀疑自己。他们给出的依据是:尽管西蒙尼与俱乐部的合同到2022年才过期。但目前就连马竞高层也不确信,匪帅下赛季是否还会留任。

近10年时间我们发现,这种战术不仅频繁出现在实力悬殊的较量中,哪怕是两支世界级球队之间,也会试图使用攻击型高位压迫来牵制对方。道理不难解释:使用攻击型高位压迫打法的队伍,同时兼具观赏性和实用性,必然不乏观众和人气。

这些都没错,但足球比赛瞬息万变,预测不能说明一切。

但当两支水平相当的球队同时祭出此战术时,又会发生什么?悲剧、惨案。因为这种战术要求任何一方球队都需要在取得领先后,不间断地持续进攻。一旦有一方心理防线薄弱,就容易被对手撕成碎片,引发大比分。

事实上,马竞当年的崛起就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意外。

这其中的经典案例有两场:2014年世界杯上永载史册的“米涅罗惨案”,以及2017年欧冠1/8决赛中的“诺坎普奇迹”。假如你单纯地以为这是两场一边倒的比赛,那就大错特错。

阿根廷人的战术基础是凶狠防守。从拉普拉塔大学生,到河床再到马竞,他一以贯之,从未改变。他的聪明之处,在于懂得如何压缩空间,并且将这种策略言传身教给自己的球员。

无论是德国屠杀巴西,还是巴萨逆转巴黎,恰恰是两支水平相当的高位压迫型球队碰撞时,所引发的极端案例。试想一下,假如比赛中有任何一方或为保存体能或为保全颜面,从而停止进攻或摆起大巴,那么大比分还会出现吗?

这一点在他执教的初代马竞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那支球队里充满着和他价值观相同的“斗士”,比如戈丁、加比、科克和胡安弗兰。巧合的是,他们身上同样具备那种反抗精神,双方一拍即合,击碎足球经济学,拿下西甲冠军,2次杀入欧冠决赛。

过去十年,高位压迫绝非以利物浦这一种形式出现。它就像一颗万能种子,在不同的土壤中生长出形态各异的美丽花朵。2014年,拜仁前主帅海因克斯让离球最近的球员去实行压迫,身边队友则分别盯死潜在的接球人,完成前场一对一防守;2017年的瓜迪奥拉,则通过布置球员站位,运用整体空间来阻断控球人和潜在接球人之间的传球线路;2019年的克洛普,则更像狼群首领,一旦对手拿球,就发动群狼围剿持球人。

传递哲学,激发斗志曾是他的强项,但如今他口中反复的心灵鸡汤,被一台高速摄像机和一套足球战术分析软件就能取代。和许多中年男人一样,他也是科技进步下的牺牲品。

实行高位压迫需要极高的执行力和战术素养,但从2018年开始执教英冠利兹联的压迫大师马塞洛-贝尔萨却承认,通常将攻击型高位压迫打法演绎到极致的,不是纸面实力最强,或球员技术最精湛的超级豪门。

西蒙尼的不可预测,让他遇到了第一个可以预见的难题:如何完成新老交替。

道理不难解释:纸面实力最强的球队,通常有能力打出短传渗透,从后场开始传导,并逐渐积攒攻势。在西甲,10年7冠的巴萨是联赛中向前传球距离最短的球队;在德甲,这份荣誉属于10年8冠的拜仁慕尼黑;同样是10年8冠的尤文图斯,在意甲联赛中牢牢把持着这一数据优势;法甲联赛归于巴黎圣日耳曼,毫无悬念;在形势最错综复杂的英超,则是曼城而非利物浦。

足球终究不是电子游戏,即便你能用数据相等的球员进行替换,但那种微妙的化学反应根本无法复制。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鲜有主帅在率领一支队伍夺冠的情况下,历经一次大换血后,带领同一支队伍重返高峰。

但格局似乎正在发生改变。利物浦、莱比锡红牛如今占据各自联赛榜首,只要再坚持半个赛季,他们就能用奖杯来宣告:高位压迫正式上位!

弗格森爵士、鲍勃-派斯利,内雷奥-罗科以及温格是幸运的极少数,但他们的结局通常不太乐观。

如今的西蒙尼,像极了当年的温格,同样走进了布莱恩-克拉夫式的死胡同:理论、哲学甚至做法都没问题,只是信仰遭到新一代球员的怀疑。

西蒙尼在安菲尔德带走了胜利

而当你公然藐视经济实力这个硬性条件时,西蒙尼所遇到的困难会加剧:传统豪门俱乐部分分钟就能把你的核心主力撬走。

西蒙尼根本不可能在市场上立马找到罗德里或者格里兹曼的完美替代者,而这会让更衣室失控。与此同时,他还需要不断抵抗来自强队的冲击。在这个时代,金钱更多代表着一种稳定和安全感。

和穆里尼奥在过去10年遇到的困扰相类似,西蒙尼的这套精神胜利法,适用于上一代“斗士”级80后球员身上,新一代标准化青训培养的年轻人压根不信这套。

因此,这些年轻人会对西蒙尼的体能教练奥斯卡-奥尔特加产生怀疑。他们认为相对其他俱乐部以球队位置为主的针对性训练,奥尔特加过分注重体能和跑动的训练方式过于简单粗暴、甚至还有些原始。而这恰恰是奥尔特加当初赢得西蒙尼欣赏的原因:任何过高强度训练,都在主帅的应允之下。

而这,反而引发了一连串伤病,并且困扰马竞多达18个月。事实上就在这场与利物浦的生死战前,他们一度都没有前锋可用。而这部分解释了,为何他们本赛季场均进球只有一个。

当然,这背后可能是一个更大隐患。西蒙尼的进攻战术是否因足球战术的演变,而变得落伍?

和穆里尼奥类似,马竞的整套战术体系是以防守反击和球员的自我激励为基础。所以一旦有些必要的个体不复存在——比如前锋——那么球队就根本没什么改造余地。难怪这场欧冠胜利前,就连超级新人王若昂-菲利克斯也发展受阻。

自2014年起,足球战术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今快速攻势足球已成主流。上赛季欧冠比赛一粒进球产生前,平均只有“10.62秒的连续控球”,相较两年前就减少了8%。欧足联在自己的技术报告中这样解释道:足球比赛中的进攻方式正变得直截了当。与此同时,如今每场英超联赛的高强度奔跑频率,就比10年前高出50%。

马竞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开始变得不会踢球了——西蒙尼太专注于自己的哲学,以至于当这一切即将发生前,他都没预计到。

可尽管如此,西蒙尼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可能击败利物浦的教练。因为尽管他的战术可以被预测,但他的战术哲学是对抗预测。更何况在足球世界里,不怕会一万种招式的人,就怕一种招式练一万遍的偏执狂。昨天“万年3后卫”加斯佩里尼麾下的亚特兰大,就是另一个案例。今天的克洛普则感慨:“我无法理解马竞在控球时的比赛质量。他们明明能踢出更棒的足球,却总是回收那么深打防反。”

我们热爱足球,恰恰因为足球有时是一种悖论。当我们误以为自己的足球审美已被金元攻势而改变时,总有像西蒙尼这样的反叛者站出来,尽管他已经50岁了。

金元足球想让秩序停滞,但反叛者却恰恰相反,他们期待着让秩序的更迭年年加速。

当然,西蒙尼真正的反叛是明知自己处于下风,却仍然坚持逆行:靠人本身,而不是金钱和战术来诠释足球的魅力。

延伸阅读 反转!科斯塔假装咳嗽真相:为帮马竞中国员工出头
欧冠-加时赛连进3球!马竞3-2总分4-2淘汰利物浦 欧冠-内马尔破门詹染红
巴黎2-0总分3-2逆转多特

网站地图xml地图